企业合规制度的初步研究——一种跨学科视角的分析(1)

文章来源:中国贸促网2020-09-18
第一部分 跨学科视野下的合规
合规作为跨学科的研究对象,是公司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可以称之为合规治理。它构成了行政监管的一种激励机制,也构成了刑法上的激励机制,同时也构成了刑事诉讼法上协商性司法的两大模式之一,与控辩协商相并列的暂缓起诉协议风靡全球。

同时,作为律师业务的合规,跟有效的合规计划密切相关;企业要想打造有效的合规计划,必须请外部独立的律师介入,提供尽职调查和内部调查,才能满足公司治理、行政监管激励、刑法激励和有效DPN的达成。

合规是行政法的范畴。绝大部分的合规案件都是行政合规,合规本质是行政监管合规。美国企业涉嫌行政违规的案件99%都是行政和解,直接处罚的案件越来越少。但行政和解的前提是交纳高额罚款,同时制定合规计划。因此,合规首先是行政监管的激励机制,只要有了合规计划,承诺完善合规计划,配合调查,就可以给予宽大的行政处罚,通过达成行政和解协议让企业缴纳行政罚款,监督其完善合规计划,并向行政部门报告。考验期结束后,满足要求,就不再进行严厉处罚。

在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7条第一次引入了“严格责任”原则。其引入后,企业可以用合规做无责任抗辩,只要建成了合规体系就可以免除单位的责任,合规就成了切割员工责任和单位责任的法律事实依据。

合规进入中国,首先进入的是行政监管领域。证监会2015年的《行政和解试点办法》在把行政和解引入到行政监管和行政执法领域中的同时,引入了合规机制作为行政和解协议的有机组成部分。这就彻底改变了行政机关动辄处罚的作法,通过督促建立合规机制进行整改,堵塞制度漏洞来改善治理结构,防止再次出现违规行为。陈老师同时举司法实例证明:在证券监管领域已经引入了行政和解,引出了合规作为行政法上的激励机制。

合规也是刑法问题。陈老师指出,公司可以将合规作为一个手段,一旦公司被定罪就可以用作抗辩事由,要求法院宽大量刑。在美国,除非企业就是故意的,否则可以选择达成辩诉交易、DPN(暂缓起诉协议)或者NPA(不起诉协议),以此减轻处罚。达成协议之后,交纳罚金、罚款,制定3-5年的考验期,制定合规计划,派监督官、监督员监控合规计划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