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瑞华:企业合规的基本问题(34)

文章来源:中国贸促网2020-09-02
         第二,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中引入合规机制。我国目前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只适用于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未成年人,范围太过狭窄。不妨考虑将一些企业也纳入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范围,例如在审查起诉阶段企业认罪,且已经建立合规计划的,就可以对其附条件不起诉。对已经建立合规计划但合规计划不完善的企业,要求交纳特定罚款,并在三年考验期内重建合规计划,期间检察机关派驻合规监督员督促建立合规计划,并定期报告进展。
        考验期满后经过审查已经建立符合标准的有效合规计划的,随即作出不起诉决定。而企业认罪,但没有建立合规计划的,可以对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定罪的基础上责令其重建合规计划。在这些强力激励机制的刺激和推动下,企业才会真正重视合规计划的建立。
        (四)颁布中国版的有效合规计划标准
        目前合规计划标准的颁布主体还存在一定的争议,但最终的合规标准应被纳入国家基本法律的体系之中,以便加强合规在行政监管和刑事诉讼中的法律地位。建议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专门法律,按照有效合规计划的基本要求来制定具有强制力的企业合规的国家标准,并定期更新。该部法律的出台,意味着合规作为行政监管中的行政和解制度、刑法中的刑事宽大处理制度、刑事诉讼法中的附条件不起诉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等法律制度中的激励机制,具有了强制性的国家标准。
        而目前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等部门出台的合规文件,都只具有规范性文件的性质,甚至连行政规章的效力都不具备。建立更高法律效力的国家合规标准是未来合规立法的一大重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