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瑞华:企业合规的基本问题(32)

文章来源:中国贸促网2020-08-28
        第三,和解协议中要设置考验期。行政和解只是承诺在一到三年的考验期内不处罚,如果不建立有效的合规计划,期满后照样要严厉处罚。因此行政机关督促企业打造合规计划的前提是要在相关法律中建立具有强制力的合规计划的国家标准,作为企业建立、完善合规计划的基本标准。
        同时要有合规计划的监控机制,参照国际惯例,可以引入合规监督员制度,由行政监管机关聘请合规监督员来监督企业改造合规计划。合规监督员可以由具有合规官、合规律师从业经历,声誉良好且具备专业能力的人员担任,定期向监管部门报告合规进展情况,监管考验期结束后提交最终报告来帮助监管机关决定是否放弃处罚,以和解方式结案。
        行政和解机制的确立可以改变以往单一低效的行政处罚方式,推动我国行政监管机制的完善,也能够最大限度激励企业建立有效的合规计划。同时,在中国经营的外国企业也要受到中国行政监管和解机制的约束,这样就可以在外国企业中引入中国的合规治理模式,使外国企业成为中国法律监管的对象。
        (二)我国单位犯罪制度的变革
        为了适应时代的发展,创造合规机制引入的制度基础,我国刑法需要改革几大制度。
        第一,要改革单位犯罪的概念。我国《刑法》第31条规定,单位犯罪的,不仅要对单位判处罚金,还要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这反映了目前我国单位犯罪的概念体现的是西方以自然人为基础的单位犯罪归责理论。
        要想把合规引入刑法,就需要改革单位犯罪的概念:单位犯罪是指以单位的名义,体现单位的意志,由单位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单位犯罪与自然人犯罪具有本质区别,单位内部的任何人员犯罪都属于自然人犯罪,但单位之所以构成犯罪是因为单位具有独立的行为和意志、具有独立的主观罪过。